• 一不小心元旦在家又败了一些护肤品=  =

    虽然价格很低,但是对于我这个用得很少,却很喜欢败护肤品的人来说,说出去会被人吐槽的= =

    每次看到瓶子长得稍微看得过去的,于是就卯足了劲去买这些东西,

  • 三天都在疯狂的看台剧《下一站幸福》,可谓是到了一定极限,也疯癫到一定极限。

    日剧看的多了,对现实、纯爱风格的片子总是有那么一点钟爱,

    晚上刚刚看完14集的在线直播,看到下一集的GX说的那句:“我明天就要结婚了。”

    让我不禁老泪纵横,等了十多集,虽然剧情有时狗血,而且结婚也是出于报复,

    但两人最终还是要结婚了,不枉费一堆姑娘们拿着手绢在电视机或者电脑前苦苦等待。

  • 深夜一个人静听陈晓东《我愿意》,会有想哭的冲动,

    尤其是前面的一段没有伴奏的独唱,每次听都觉得痛到心里。

    曾经想用此音乐作为PV的BGM,但后来想想,音乐还是太玛丽苏,只能作罢!

    对比过几个版本的《我愿意》,还是陈晓东版本的唱的凄凉和无奈。

  • 晚上弄好头发,就发图片给父上和母上看了

    父上和母上说:“挺好看的,就是那个嘴巴不要嘟着就好了,都可以挂猪肉了=  =”

     = =

    瞧瞧,有这样的人么??

    话说这个头毛,我是让发型师多方考量的,

    首先,发型一定不要经常打理的,我比较懒-  = =

    其次,发型要能遮掩我脸上那两搓肥肉 = =...
  • 终于下定决心整理了头毛 = =就算是不好看 = =也心甘情愿了。

    还记得最近一次去弄头发,是三年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赤西先生去留学,

    我那颓废的样子,终于连室友也看不下去,拉着我直接去弄头发,

  • 忙完一天的工作,晚上和HQ一起逛街,临行前在蒙自源吃饭,

    先后接到妹子和父上打来的电话,主题只有一个:“圣诞快乐!”

    回头想一想,这样的话,若是倒退两年,绝对不可能会从父上口里说出来,

    如父上和母上大人是越活越年轻,两人经常饭后一起去散步、运动,

    就连说话都有那么一点孩子气。

    人越长越大,却发现很多东西看得太透彻,就显得老成许多。
    ...
  • 将停滞多年不写,且上了密码的QQ空间对外开放,之前的日志已经删除,连一点痕迹都找不到。

    说说最近忙的一些事情吧,先是出差河源,参加语言文字评估观摩。

    我不是杰出记者,长这么大才第一次出差,第一次出差也不是为了采访的事,

    仅仅是为语言文字工作的事情。

    从陌生到熟悉,三天时间内,语委小组的成员一点一点的教导,

    我也在一点一点的学习,就仿佛忽然开窍一样,对语言文字这玩意有了...
  • 每年到了年底,我就会找时间把自己这一整年的BO都看一遍,

    这个习惯从我饭上赤西先生开始,就有了这个惯例,

    原先只是为了想回忆一下这一年里关于饭赤西先生的一些趣事,

    回头一看,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四年,如今已是第五个年头。

    每一年的内容都不一样,但唯一不同的是,花痴文字已经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繁忙的工作。

    我曾经在BO里写道,不愿意在BO里牵涉过多工作的事。
    ...
  • 总结2009年,很多话想说,最大的感慨是,去年许愿成真,我真的每个月都会在一个地方待着,

    工作也好,出差也罢,就连回家的机会都显得那么弥足珍贵,让人难以忘怀。

    一月份,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份年终奖奖金,但反流性食道炎来袭,除去住院、吃药费用外,没剩下多少钱。

    二月份,放假回到海南,花了几千块,等回到东莞,又和家人忙着找新地方租房子,一来一去花了近一万。

    三月份,连续忙了一个月,跟着去了趟绿色世界,和很...
  • 一早上班,老大的老大就说,有些人要离开单位,而且走的人是大面积的。

    我感到惶恐,在如今找工作举步艰难的情况下,

    为了一些东西,大张旗鼓的离开?或许是人各有志,我并不能理解他们的做法。

    我这个生平无大志,赚个能养活自己和家人的钱,

    平平安安过一生就好,我也没指望说将来,要如何如何去看待自己的平生,

    我这种人应该就叫做是碌碌无为吧?

    据不完全统计,估...
  • 出差回来两天,每天都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情,忙得晕头转向,忙得无暇顾及看视频,

    人的心态倒是慢慢磨平了,没心没肺,有的只是意志坚强的小强。

    出差河源,有一两位养眼帅哥,深入我心,

    出差那三天里,忙得想疯的时候,脑海里就会出现那位大帅哥,

    烦恼自动消失,自己也乐得清闲。

    昨晚终于拖了BTR开看,尽管它已经出现在网路有一星期,

    但我是到昨晚才看了这场CO...
  • 很久没有在BO里放找照片了,只因为最近事情忙到疯了,

    天天忙着催稿,忙着作版,忙着看很多很多的书,

    忙着评奖,我整个人的神经有点紧绷了,还有点压迫症的嫌疑,

    但上帝依然没带眼镜出门,在我如此忙碌的情况下,

  • 出差河源三天,参加语言文字评估观摩会,一天的走马观花,两天的静坐,

    忽然怀念起档记者那阵子,只要每天采访写好稿子就OK,现在除了稿子外,还要弄内刊,

    除了内刊还多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,心力交瘁。

    是谁说行政岗位是个吃闲饭的地方,忙碌起来也是让人很是愤慨,

    内刊的事情,大家在帮我,我也知道,但是自己一个人要忙碌的事情太多了,

    很想大喊一句给我加工资吧,可没人鸟我啊...
  • 冬天一到,我就喜欢往被窝里钻,不管冷不冷,躺在被窝里看电子书,是我冬天最为肖想的一件事。

    但天不从人愿,这种事情我一周只能有两次机会,那就是周末,

    这两天快要被单位评奖杂七杂八的事情给烦死了,

    各部门的大佬们总不当回事,而那些记者们又大爷得要死,

    以前自己做记者的时候,觉得除了个别性格“常委”一点外,也没啥的缺点,

    现在离开了采编部门,真正的看到了...
  • 我算是豁出去了,换了N个模板,却发现有些朋友给我的回复却还是莫名消失了,

    在后台的评论里,却可以看到大家的留言,只是前台死活就是个零蛋!!!!

    大巴啊大巴,不待见你这样欺负用户的,吞日记我是没反应,可怜回复你都能吞,

    有真的饿到这种程度么?? ╮(╯_╰)╭

    o(︶︿︶)o  

    昨晚一个人恶补了伊面兄这10年来的一些作品,(以前的作品我都看过了,近10...
  • 将BO里的音乐全换成了郑伊健的音乐,估计会让不少朋友很好奇,

    想当年老子上小学六年级和初一那会,对郑伊健迷到不行,

    他的作品是一部接着一部的看,天天随身听里播放的都是他的音乐,

    当年他的档案我是倒背如流,他的任何消息都很关注。

    忘记后来是怎么不喜欢郑伊健的了,也许是有了新的崇拜对象,

    又或者是因为他和女人们的那些分分和合的新闻,

    一切我都忘记了,...
  • 换了BO的音乐,是11年前电影《风云雄霸天下》的主题曲,热血一点吧= =

    标题一看就知道是最近的一部电影《风云2》,昨天就已经上映了,只是昨天和HQ看《刺陵》。。。。

    看完后,也想用《风云2》的台词来说一句:风云再现,不堪一击!!

    《风云2》已经不是11年前的那部叱咤排行榜的武林科幻片了,

  • 幼儿园时,老师曾经这样教导我们:要学会相亲相爱,不要嘲笑别人。

    俺果然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开小差睡觉去了,所以才会在上午嘲笑一个同事感冒,

    结果自己下午就中招感冒了= =

    在甲流蔓延的危险时期,我不该这样嚣张的= =

    上帝啊= =佛祖啊= = 都原谅我吧,= = 让我的感冒赶紧好转吧= =

    我会一天四五顿善待的对待我的五脏庙,绝对不会让它饿着的  -=...

  • 对于杯具的东西,我一直都报以神奇的存在,

    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的杯具= =

    首先从稿费说起,据说原先稿费有1700元= =

  • 我这人就有个不好的习惯,有时太喜欢把自己当一回事,

    很多事情都要操心一把,处女座性格十足,做事情有时疑心病太重,

    B型血上身人,家里邋遢的让人觉得这压根就不是一个女人所居住的地方= =

    无论怎么说,在家人和朋友的关怀下,有惊无险地活到了24岁,

    但愿明年的今日,我的身边能有个人帮我收拾收拾这个“猪窝”,

    明年涨工资吧= =让我有机会雇个保姆给家里...

  • 近期好喜欢用杯具这个词语,结果昨天MM的婚礼,也用了。

    不过貌似大人不明白其中喜感的意义,觉得婚礼上说这个词实在不适合……

    于是俺就这样被嫌弃了= =

    不过俺是打不死之小强,即便被众人鄙视,依旧能活的很逍遥= =

    星期六参加了MM的婚礼,从广州回到东莞已是深夜十一点多,

    整个人像是被殴打了一遍,整个骨架都是散的,

    参...
  • 今天MM结婚,我们当姐妹- =

    恭喜MM了,实在太累了,改天再详谈= =

  • 上个星期到昨天为止,都为内刊的事情东奔西跑,

    累得喘气的机会都没有,当然也包括看着大家为内刊的事情而忙碌。

    尽管忙到做梦都是梦到自己在向编辑们催稿,

    但经过一番忙碌,稿子倒是准时出来了,

    改天再将版面打包送上来……

    先去喘口气,看一会赤西先生的事情=  =

    赤西先生,我来啦!!!

  • 从9月份开始,我就没有停止过被阿卡尼西先生S过,

    先是半夜收档等新闻,再来是偶尔鸡血跳出消息说预告怎么怎么滴……花絮怎么怎么滴……

    还有准备发行的单曲怎么怎么滴……

    浑浑噩噩过完9月,10月就更加的鸡血了,先是预告完整版出来了,

  • 女人聚在一起,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八卦,

    但报社毕竟是纸质媒体,比起电视媒体来说,谈论的话题更加毒蛇。

    谁谁被甩了?谁谁谁至今还很牛X什么的,这些都让人头疼,更是让人生厌。

    对于这样的事情,我是觉得无所谓的,反正听过也就算了,

    这世上最难得的就是糊涂,有时明知道的东西,不好明说。

  • 和久违同学许久不见,起产生的后果是:同学回到深圳了,我还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……

    人越是长大,就越对过去的事物有无限的怀念,却一点都不懂得把握当下。

    那天我们同床聊天,说到现在工作的事情,

    大家对大学无比眷恋和怀念,但回忆起当初的我们,总对未来有无限憧想,想起来就很可笑。

    我和她同床聊天,说到当初各自做的PV,

    她做了神话的同人PV,我做了胖子...

  • 咳咳咳,我说的不是PC剧《美男》,而是真的会在城市里遇见的美男子,

    在东莞这个边边角角的地方,就不要想遇到了,即便是遇到了也是在学校里的,完全不靠谱!!

    不过去GZ就不一样啦,不但可以看到各种异国美男,你也会发现原来国产帅锅也不错……

  • 最近运气很麻瓜,经常会遇到KY的事情,

    经常是在老子认为自己会转运的情况下,噩耗随即而来,

    紧接着,倒霉也跟着来,要做16个版,一切要一个人去搞定,

    下班后我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上班,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等美编的电话,

    和爸妈打电话,父上听到我遭遇后,说,你要向你领导反映,不能什么事情都自己扛,

    死撑着没幸福!一句话说到我心里,等挂了电话,眼泪哗哗就下来了,
    ...
  • 原以为转了部门,这辈子都和“媒体”没什么盼头了,

    单位里意外出内刊让我重回此行业,

    虽然只是内部发行的报纸,但也有16版 = =

    但这次除了要写稿外,还要负责编辑的工作,还要当催稿员,还要当临时摄影师

  • 新歌很好听,比绷带好听很多,

    我期待多年,你终于出了抒情风,给我纸巾,让我止住鼻涕眼泪噶!!!!

    尽管有亚麻先生的声音,但是我只听到你的声音= =